同桌的你

在某一天的百无聊赖之际,打开了QQ校友。发现有一个很好用的搜索功能,几乎可以找到所有上Q的同学。中学的好友和大学的死党没必要搜寻,早就在企鹅名单里头。成为网络达人也非我所愿,老实说我压根不明白加一些不认识的QQ有什么作用,和老友都懒得在网上天天聊,更别提和陌生人胡侃了。脑海里浮现了一个久违的名字,轻敲键盘,找到了同名的300来人。设置了地区和学校选项后,人数立刻变为了零。我长吸一口气,竟没有厌倦,回到上个选项一页页的点击查看,终于找到了目标。

来到了她的主页,她没有上传头像,相册里亦无一张照片,联络方式以及企鹅号码全部保密。我无法看见她现在的模样,也不清楚她是否会上QQ校友。我得不到任何信息,也不愿意贸然留言。直到第二天加我为好友的提示出现后,我欣喜若狂,她并没有忘记我。

她是我小学时的最后一个同桌,我向来不擅长描述一个人的外貌,但毋庸置疑她是个漂亮的女孩子。读小学的历任同桌都是女生,那时的孩子们足够天真,没有什么暧昧避嫌的想法。分到和她同桌时,我只知道她是副班长,成绩还不错,仅此而已。

但是,我单纯不意味着所有人都没成熟。没过多久就有个男同学告诉我,他喜欢我的同桌。哦,我不以为意,也没感觉到嫉妒羡慕心酸矛盾。后来升上初中,这男生正式对她表白了,可惜未能虏获芳心。

印象中的同桌和我差不多高,分座位时就是按身高来一男一女搭配的。她有时会扎两个羊角辫子,有时则梳一条马尾辫,女孩子的发型总是变来变去。记得她总穿着可爱的凉鞋,平时话不多,不过我们成为同桌后,上课偷偷聊天的时间还真不少。在回忆里没有冬天,是因为住在南方的缘故吗?我只能想起她穿着裙子跳橡皮筋的模样,“一二三,三二一,马兰开花二十一 ……”

至今我还收留着一个木头骰子,藏在小学毕业就没用过的铅笔盒里。是自习课时她捡到的,我们拿来玩游戏“东南西北”。就是用纸左折右折几下,变成一个如嘴巴一样的玩具,东南西北每一个方位可以写两样人或物的名称。玩的时候问对方一下,你要哪个方向、几下?也许回顾起来很无聊很可笑,但那时的孩子却觉得很有趣很好玩,这游戏到现在已经差不多绝迹了吧?

我清楚地记得她参加过舞蹈班,有一次和其他学校一起举办的元旦晚会,我在台上负责背诵着赞扬祖国的诗,她与几个女生在一旁负责伴舞。当时我并不喜欢这个差事,但是小孩子哪敢拒绝老师的安排。在舞蹈室排练休息的时候,她走了过来,笑着说我是舞蹈班里唯一的男生。

回忆非常的零落散乱,整整十年了,我们早已由孩童变为成人,当初的小学生都已经大学毕业了。看到她在空间里写了回忆我的文章,我有些吃惊地发现自己在别人眼中居然是这个调皮样子,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“记得你是非常瘦的,虽然本人够瘦,但仍然觉得你太瘦,皮肤白,穿那种小白鞋。走路的时候,感觉是在往前跨,背一个软趴趴的书包。笑起来很可爱,牙齿特别可爱。她们说你脾气很坏,其实我不觉得脾气怎样,同桌过一段日子,这么觉得。

还记得你给某个女生背上的一大脚吗?大家都是因为这个觉得你“坏”的吧,我也很想不通你怎么就抬脚,抬那么高,给女生背上一脚了呢,当时我还和两个女生陪她去找校领导告你状呢。不过我确实只是不明白而已,后来也都没觉得你坏,呵呵。 ”

亲爱的同桌:

瘦是没有力量的表现,皮肤白是缺乏锻炼,小白鞋的时代找不回来了。那时的我无论第二天有几节课,总要背着个大书包,带上需要用的课本,真是好学生的典范啊,哈哈。可惜的是俺换牙之后牙齿既不整齐又有蛀牙,笑起来可爱不足猥琐有余,失败呐。

至于俺脾气坏这回事,她们是有道理的……要知道我在黑板上写过班主任的坏话。呵呵,那时很可笑,一受了委屈就拿粉笔写字发泄。我们班足球比赛赢了四班,后来他们班上有一个不服气的痞子学生来课室找我麻烦。我们正打得不可开交之时,有人告诉了老师。我被传唤进了办公室,班主任陆老师开头就问我:“为什么打架?”我正思索要怎么解释,教数学的李老师为俺说了一句话“是不是闹着玩的?”我想明明是别人来找茬,说是玩笑岂不是放过了他,于是下意识回答:不是玩的。班主任很生气,不容俺继续分辨就大骂了我一番。然后就有了写老师坏话的故事,最后还被迫写了检讨在全班读呢。

你没有记错,在四年级的时候,俺很不绅士地踢了一名女生。打女人的男人很恶心,打女孩的男孩当然更加过分,不过借口也好辩解也罢,确实是事出有因啊。

呃,你知道的,她坐在我的前面。自习的时候大家都在写作业,我饶有兴趣地正在摘录歇后语(我曾经收集了满满两个本子的歇后语呢,每天写完作业就拿着买来的书抄啊吵,还影响了好几位同学也这么做)。她忽然发现地上有个包成一团的纸巾,好奇去捡。虽然我不认为这里面会有什么好东西,但也懒得阻止人家的爱好。果然里面只有一团鼻涕,我偷笑了一声,她恼羞成怒地把手中的鼻涕抹在我的本子上,又把废纸巾丢到我的身上。当时还小,哪懂得什么礼貌啊风度啊肚量啊,加上这个举动实在太令我震惊,还没思考我就走出座位抬起了腿。

而且,我感到很抱歉,你的记忆出了小小的偏差把我美化了。似乎我那一脚虽然不重却非常恶毒,因为一秒种过后她的脸上有一个皮凉鞋的印痕……马上我就醒悟了连连道歉,呃,她一直在哭,旁边的女生立刻去办公室打报告了。直到她做小学老师的父亲闻讯赶来揍我,她才重新露出了微笑,跑去洗手池洗干净了泪水还有鞋印。

我们在QQ上聊得很愉快,就如同多年没见的老友相遇,尽管只是在网上。直到后来聊起她小学过生日请同学去家里玩,才惊讶地记起当时我竟然不在邀请之列。她愣了一会,忽然说道“原来小时候我们并没有那么要好啊”。

我清楚的,那时我并不是你身边的好友。除了上课时间会与你讲讲悄悄话,害羞的我在其他时候甚至不会和女孩子说一句话。有些事情,你也许一辈子也不会知道。在与你同桌的一年中,你的名字经常出现在我的日记里。你晕车的时候我会担心,你哭泣的时候我会难过。当初中转学离开了这个地方,年幼的我头一件想到的是再也不能见到你。直到两年后,我渐渐淡忘了这份自己也不明白究竟是怎样的感情。我又何曾料到,今日还能与你联系。

明天你是否会想起 昨天你写的日记
明天你是否还惦记 曾经最爱哭的你
老师们都已想不起 猜不出问题的你
我也是偶然翻相片 才想起同桌的你

从前的日子都远去 我也将有我的妻
我也会给她看相片 给她讲同桌的你
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 谁安慰爱哭的你
谁把你的长发盘起 谁给你做的嫁衣

老狼的这首歌十年前我就已经听过了,十年后我才真正听懂。听说你身边出现了一个让你感动的男孩,好好把握住他吧。呵,要知道你那古灵精怪、风云莫测的脾气会吓跑很多男孩子的,懂得珍惜你的人可是很珍贵的喔。
我们工作的城市相隔非常遥远,即便放长假,恐怕也很难抽空万水千山去相见。但我始终相信,我们还是缘分未尽的吧?相逢的时候总会到来,因为我们在。

[ 本帖最后由 飞刀 于 2010-12-10 22:50 编辑 ]
评论(21)



呵呵,记得几年前偶然得到小学三年级同桌的QQ,然后加了之后,聊了很多,之后还彼此写了几封信。。
唯有那个时候的友情是单纯,天真的。。。
现在都已为人夫,为人父。。。每次在Q上看到,也不会再聊些什么,大家都忙。。忙自己的生活,忙自己的工作。岁月无痕、、



感觉有一首歌很合适 蔡依林的说爱你



同桌的你本是写的大学生活,可是到了大学才发现已经没有同桌这个概念了



。。很遗憾的我的印象中没有女生的同桌。。。



LS悲剧。。。

LZ我支持你啊,感触太深了,我偶尔也会想起那些女同桌。。。



唉,小学倒是经常和女生同桌,到了初中高中就没有和女生当过同桌了
到了大学,就没有同桌这个概念了



同桌这个概念已经越来越遥远了

[ 本帖最后由 123123 于 2010-10-30 20:59 编辑 ]



多年以前没有勇气 
面对分离的眼眸
在漂泊的漫漫岁月 
我不能不走

在黑暗之中 
轻抚自己的泪水
才发觉模糊的忧伤
没有结束



引用:
原帖由 寒鱼 于 2010-10-30 18:44 发表
感觉有一首歌很合适 蔡依林的说爱你
无论是作词作曲的高晓松,还是演唱者老狼,都把这首歌献给了爱人。
但对于一个小学生来说,那并不是可以厮守一生的爱情。
也许只是一种淡淡的喜欢,到现在已经化为纯粹的友谊了。



现在小学因为拆迁不复存在,小学同学也早已各奔东西,不相往来。我回忆了一会儿,也并没有想起小学时的同桌。但我莫名的喜欢着老狼的这首同桌的你。




发表评论
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。